吃人怪床

来源: 鬼大爷鬼故事 分类: 历史365bet线上投注_365bet亚洲官网网址_365bet真人网投 发布时间: 2019-04-17 11:51:32

  巴巴拉是一个外省青年。他准备结婚,便随身携带了很多钱,去巴黎置办一些结婚用品。不料,火车在路上出了点事故,午夜时分才到达目的地。

  这一下可难坏了巴巴拉,这当口到哪里去找旅店?以前他听到过不少有关巴黎夜街的暴力事件,现在一想起就不寒而栗。但老是在车站呆着也不是事儿,不得已,巴巴拉硬着头皮走出了车站的出口。

  在车站广场,他伸着脖子向四处打量着,猛地,发现不远处就有一家旅店。他心里一喜,便急速地穿过街道,向那家旅店走去。

  这是一家二流旅店。底层大部分用作赌场,透过玻璃门,巴巴拉看到许多人在赌桌旁玩纸牌,掷骰子,甚至还听到了轮盘赌具的轻微转动声。

  这时,他心里有些懊悔来这里了,但他马上转念一想:唉,这旅店不管怎么说,都比怀揣巨款在街道上荡来荡去要强!想到此,巴巴拉下意识地摸了摸围在腰间的钱袋子,并仔细地扣好了外衣,推门进了旅店。

  旅店值班的伙计打量了一番巴巴拉,随即就给他开了一间405房。巴巴拉登上楼梯,走过一个长长的通道,找到了那间房。锁上房门,巴巴拉立马有了一种安全感。他环视了一下整个房间,并仔细地察看了床的下面和壁橱的内部,认真地检查了窗扇。在确认万无一失时,巴巴拉才脱掉外衣,把钱袋压在枕头底下,然后才上床睡觉。

  巴巴拉想强迫自己入睡,但今晚偏偏办不到,甚至连合上眼皮都感到挺费事。他的头脑非常清醒,每根神经都在警觉着,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各种睡觉的姿势都尝试过了,却依然没有丝毫睡意。他不禁叹息起来,知道自己即将要度过一个不眠之夜了。

  眼下能做什么呢?什么也做不了!没有书好读,没有可供消遣的东西,甚至连一粒安眠药都找不到。巴巴拉尽量想往好处去想,但还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种种不祥之事。他用胳膊肘支撑起上半身,环视着整个房间。美丽的月光如水银一样洒满了房间,同时也勾画出种种奇形怪状的阴影。不看则已,越看这些阴影,巴巴拉的心里就越觉得害怕。

  巴巴拉睡的是张有四根粗床柱的大床,柱端有个床顶覆罩着;床顶四周有挂幅和幔帘把床整个地围住。在巴巴拉刚走进房间时,他已把这些幔帘撩到了一边。房间里有张梳妆台,还有一个高大的多屉柜,一个盥洗架,两张直背座椅。床边有把扶手椅,巴巴拉的外衣和领带就放在上面。

  借着月光,巴巴拉看清对面墙上有幅十分离奇的画:一个西班牙绅士戴着高顶帽,帽顶像个圆锥,上面插着五根羽毛。巴巴拉不禁笑了起来,他知道如今只有妇女才戴这种帽子。这个滑稽的家伙目光朝上,好似正在面对着审判官或是绞刑架。

  突然,巴巴拉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发花,他眨眨眼睛,又使劲地揉了揉眼,天啊!怎会出现这样的事?那帽顶上的羽毛到哪里去了?他再也看不到那几根羽毛了!没一会,连帽子也看不见了!当巴巴拉睁大眼睛再看一次时,发现油画上那个人的脸部也在渐渐消失——现在他只能看到他的下巴尖了,紧接着只能看到那人的胸部和腰部了。巴巴拉纳闷了:"我是在做梦吗?我神智不清了吗?是画像在往上‘走’呢,还是床顶在往下降?"

  巴巴拉的心似乎一下子凝结住了。顷刻间,一股阴森的冷气笼罩着他的全身。他在枕上四面张望,想弄明白这张床究竟是不是正在移动。他又朝那幅画像看了一眼,这一下他确实看清楚了:床顶挂幅的阴影已在画中人的腰部之下。慢慢地,画中的人像和画框的底边全部消失了。

  巴巴拉不是一个胆小的人,但是当他朝上望着床顶并确信它正在朝他慢慢移来时,他感到绝望了。他清楚地意识到,是有人在故意用这张床想把他活活闷死在这儿。

  巴巴拉屏住气息,默默地朝上看着。往下,往下……床顶悄无声息地缓缓往下沉降。恐惧牢固地把巴巴拉束缚在躺着的褥垫上,使他动弹不得。

  往下,往下……床顶在一点一点地向他逼近,巴巴拉差不多已嗅到了床顶上那积尘的气息。很明显,如不赶紧爬起来,用不着一会儿,他就会被怪床窒息而死。眼看着床顶就要压到巴巴拉身上了,说时迟,那时快,巴巴拉侧身一滚,落在了地板上,心里怦怦狂跳,脸上汗珠吱吱直冒,眼看着床顶还在继续往下降着。往下,往下……它终于紧紧压在了褥垫上。

  直到此时,巴巴拉终于看清了。结结实实的框架上绷着一幅又厚又大的衬垫,框架中央有一个像榨酒机上使用的那种巨大的木头螺栓,螺栓是从天花板上的一个孔穴里伸下来的。这可怕的装置无声无息地平稳运转着。

  看到这一切,巴巴拉吓得魂飞魄散,身体软绵绵的,一点也动弹不了。

  过了一会儿,突然,床顶"咯咯"地,又移动起来:慢慢地向上升去。

  不多时,床顶又寂静无声地升回到四根床柱的顶端。显而易见,楼上有人在操纵这怪床!此时,巴巴拉终于喘过气来能够行动了。他站起身,迅速穿好了衣服。他预料歹徒们很快就会赶来,收拾残局,销赃灭迹。

  巴巴拉焦急地看着窗外,猛地见到窗旁有一条排水管,心里一阵狂喜。

  他明白,如沿着排水管滑下去就可以脱身。他慢慢地轻轻地抬起了窗子,不让发出一点声响。当他的一条腿跨过窗槛时,这才想起还没拿钱袋——他无论如何也不能丢掉这笔钱啊!他快速返回取来钱袋,紧紧地扎在腰间。

  别看巴巴拉是个年轻后生,走南闯北倒也有好几年了,滑下排水管道只不过小菜一碟。下到地面后,巴巴拉就尽快地赶到了警察局。

  巴巴拉简短地向警长报告了自己的遭遇。警长立即下令包围那家旅店,进行调查。接着,巴巴拉领着警长,直奔自己刚住过的405房间。警长检查一番感到很惊奇,又带人去了楼上的505房。他踩了踩地板,下令把地板拆掉,并拿过灯来向里面照去。人们发现这间房的地板和楼下那405房的天花板之间有一个很深的夹层。歹徒们就是在这里操纵那根螺栓来升降床顶的,而且,还有一条秘密通道通向位于过道的一间小密室。

  巴巴拉见此,心有余悸地问警长:"这帮家伙是怎么知道我身上有巨款的?这张床还杀过其他人吗?"

  警长腆着肚子,拍拍巴巴拉的肩膀,笑嘻嘻地说:"小伙子,你立大功了!最近我们碰到不少自杀者,他们的口袋里一般都有遗书,说他们是在赌窟里输得一干二净,觉得无颜见亲人而自杀的。现在总算弄清楚了:这些可怜的受害者中有许多是曾经在赌博中赢了大笔钱的,他们事后被人劝说到那间房中去过夜,接着就在睡梦中被怪床窒息致死。然后,杀人凶手们写下伪造的遗书,放进被害者的口袋,把他们的尸体抛进河里。"

  巴巴拉问道:"可我并没有赌钱啊,他们为什么会打我的主意呢?"

  警长晃着个大脑袋,说:"那个旅店的伙计,均精于此道。任何人身上有没有钱,他们看一眼,就能估摸得出。"巴巴拉听罢,惊得吐了吐舌头:我的妈呀!真是林儿大,什么鸟儿都有。看来我得赶紧买好东西,打道回府。

????更多精彩故事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鬼爷讲故事